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

业界
2019
06/12
17:38
红星新闻
分享
评论

日前,搜狐正式推出社交软件狐友APP,重新杀入SNS(社交网络服务)领域,希望协同搜狐的其他业务线,带来用户的爆发式增长。狐友在内部非常受重视,张朝阳不仅自己在软件里保持着日更数十条的活跃度,还要求员工必须一同运营。一位不愿具名的搜狐员工表示,部门发通知让大家都下载狐友APP,以后可能会考核活跃度、每周发文数量等运营情况。

可是,另一则新闻随之而来:6月12日,据张朝阳“搜狐charles”微博称,因为要改进一些功能,狐友APP在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

这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搜狐居然让一个连功能都不够完善、上线后就要匆忙回炉改造的社交产品,出现在大家面前,反证了其内部对于该产品的信心不足,或者是迫于某种压力而草率推出,结果进入实用阶段就发现问题多多。总之,狐友上线即下架,其所产生的市场反响是非常不利的。

而狐友现有的产品形态,更让人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这是一款“简易版微博”+“微信”,兴趣类社区为主,即时通讯为辅。

狐友APP整体分为“动态”、“互关”、“我”。“动态”类似于微博信息流,可在其中查看关注好友所发内容;“互关”类似于通讯录,又有我的群聊入口;“我”则主要是基础功能设置。

也许是为了与微博和微信等模板区别,狐友不做人为的加V,在隐私上,狐友基于陌生人、关注/粉丝、互关三层递进关系,支持用户对个人动态、相册、粉丝/关注列表等用户资料进行隐私设置。

但是,狐友众多的功能却更像大杂烩。首先,去V就消除了名人所带来的广场效应,也难以短时间内聚拢人气。其次,看似三层关系脉络,让用户在与他人的关系连接上操作复杂,并不符合当下用户使用简便、高效的诉求。

陌生人社交软件的路径只有两种,一是主打两性关系,如YY、探探等,一是微博所代表的粉丝文化,无论是演艺明星还是其他领域的大咖,因其个人知名度或者高质量内容产出而获取粉丝支持。

而狐友为了差异化而差异化,去除了这两种关系纽带,那么其对于用户的吸引力何在。

社交领域从来是个巨大的蛋糕,也就不曾缺席搅局者。今年一月, 就有多闪、聊天宝、马桶MT三款社交产品集中发布。上个月,字节跳动的另一款产品飞聊也正式运营。这些挑战者都希望开辟微信之外的第二条社交赛道。更早一些,还有聊天宝的前身子弹短信。

然而,来得快也去得快,子弹短信同样是上线没多久就遭遇下架命运,后来的聊天宝也不见踪影,导致罗永浩都宣称要去做电子烟了。

快播王欣重出江湖的马桶MT目前已经改名好记,转型内容电商。

被认为最有希望挑战微信的头条系产品多闪连社交产品榜前十名都挤不进去,飞聊已跌出社交榜50名开外。

线上社交领域和支付领域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产品替换成本过高,用户在原有成熟的社交产品中沉淀的关系链,要整体迁移到另一个全新产品中,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尤其是熟人社交产品,由于使用的社交产品迁移还必须获得其他人的认可和一致行动,方能在新的平台上完整保留原社交链,因此其难度可想而知。

微信之所以成为国民级社交产品,不仅缘于腾讯十多年来打磨的社交基因,QQ所带来的强大人脉资源基础,同时也在于腾讯从来对社交的另一重属性——信息分享非常重视,从当初微信公众号对于UGC(户生成内容)信息内容池的打造,到信息内容一对一转发、一键分享至微信群、朋友圈等功能所形成的强互动,都确保了微信用户的高活跃度。

即便如此,面对头条系信息流抢占用户使用时间的咄咄逼人态势,微信也不敢放松,不断扩展其”分享“功能,从”在看“、”看一看“以及最新的微视30秒短视频可分享朋友圈等新功能,都是通过更深入的用户之间信息互动来强化粘性,哪怕这些新功能引发部分用户“涉嫌侵犯隐私”等非议也在所不惜。

反观搜狐推出的狐友,既不具备新浪微博强大的内容自生产、热点传播能力,也没有腾讯的社交属性及信息分享属性,却想弃二者之长而另辟蹊径,对于用户而言,无法在狐友上落地强关系链,在弱关系连接所需的两性、职场等“利益导向社交”诉求和信息分享诉求也很难得到满足,他们凭什么要选择狐友?

与电商等其他互联网领域不同,电商领域可以老大、老二和老三并存,还有众多垂直类电商,但社交领域则是独此一家,不仅是微信在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在线社交市场的独霸地位,Facebook在欧美在线社交领域也没有对手,这恐怕是张朝阳必须看到的苦涩现实。

【来源:红星新闻

THE END
、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搜狐 狐友APP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